明天你是否会想起

20140503

明天你是否会想起
昨天你写的日记
明天你是否还惦记
曾经最爱哭的你
……

“同桌”,尽管这一词已离我很远,但却留给我太多太多的难以忘却的记忆。

小学时代

三年级以前的记忆已渐渐模糊了,我也是一名转校生,三年级的时候从村里的小学转到了镇上。跟电影里演的一样,但凡是转校过来的在同学们眼里都属于入侵的异类,基本都不怎么会跟你说话跟你做朋友,有些调皮捣蛋的甚至还会欺负你。

那时候外婆家附近住着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小女孩,跟我同班。因为我胆小,初次来到一个新的环境,所以外公给了小女孩糖果,摸着她的小脑袋说“弟弟是新来的,没什么朋友,你是个小姐姐,在学校要照顾好弟弟啊”。我想那时候的她大概还不知道什么叫“照顾”吧,只记得她一个劲儿的点头,一边剥着糖果一边擦着鼻涕。

不知道为什么,那时候看别人流鼻涕会觉得恶心,但看她瞪着大眼睛笑的时候,即便鼻涕快流到嘴里了都觉得那么可爱。班上的座位一两周就会换动一次,为的是所有的学生都有机会坐到中间一组,于是总会有很多人期盼着换动座位的时候能和她做同桌,当然这些人中也包括我。

每次做同桌的时候,总会折腾出一些小玩意儿来逗她笑;惹她生气了的时候,最怕的是她的绝招——掐。

时光荏苒,三年级到五年级,虽然不是一直同桌,但她却留给了我许多美好的回忆,尽管有些事情现在回想是那么的可笑。

小学毕业后,初中的班比较多,我们没能在一个班上,于是自那以后就基本没了联系。虽然偶尔从别人那里听到些许有关她的消息,听听也就听听罢了。现如今基本都没了消息,就算她现在就站在我面前,女大十八变,大概我都已认不出她了,在我的记忆里只剩下那个流着鼻涕的女孩……

初中时代

初一有6个班,我在1班;初二有6个班,我在2班;初三有6个班,我在5班。

每升一次年级,都会换一次班,换一次同学,于是在初中的三年里,和我同过桌的太多太多了。

只记得初一时,坐我后面的女生经常和她的同桌吵架,而我就是那个多管闲事的和事佬;只记得初二时,调皮捣蛋的我惹同桌的女生生气了,然后被她一把把我课桌上的书全掀翻到地上,但为了发扬我从不打女生的优良传统,我优雅的把自己的书捡起来,再把她桌上的书掀翻到地上;只记得初三时,尽管是又是个毕业季,但却莫名其妙的对那个都快忘记了的初一女生有点感觉,于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写了N多算不上诗的诗,然后第二天请我的同桌(性别:男,特长:字写得漂亮)帮忙誊抄到笔记本上,这便成了个人作品集《临心笔录》的雏形。

高中时代

一直想象那个初一的女生成绩有多么多么的好,然后为了能配得上她,自己也必须要把成绩提上来。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,我们都考上县城高中的择优班,只可惜她报的是一中,我报的是二中……

距离再一次体现了她的美,偶尔的想念也总能给人太多的期待和幻想。也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时期,我认识了新的同桌,小朱,性别男,爱好是不是女我就不清楚了。我们的相交源于我们共同的兴趣,我们都喜欢折腾电脑,对各种各样的软硬件以及各种技术很痴迷。我们各自从各种途径了解一些新的知识和技术,然后有时间就一起交流学习,即便是到了现在,我依然很怀念那段的日子。

到后来因为个人感情问题处理的不好,而他却游刃有余,于是结局就是初一的女生考上大学了,我的同桌也考上了,就剩我一个人走不了,一股前所未有的失落感扑面来袭。俗话说“浪子回头金不换”,经过“面壁思过”“痛改前非”我踏上了复读之路。

复读时代

“高四”的生活紧张而又充实,课业重,考试频繁,几乎不给你的大脑留一点想杂念的时间。于是这里我遇到了我学生时代的最后一位同桌,一个名字里有个字和初一女生同音的女生,其实也没有太在意什么,只是我们同桌,在某些科目上各自都有一些长处,所以经常讨论问题。时间一长,我感觉氛围有点不对了,残酷的现实警醒了我,我在复读!于是在接下来的一次换座位的时候,我换到了她后面两排……

我终于考上大学了,只是很不小心的考上了和初一女生同一所学校,这他妈也太巧了,提前志愿我是报着玩的,谁知道就这么把我录取了。

大学时代

学分制,自己选课,自己选老师,自己抢座位,我的同桌就是我的室友,因为我们总坐在一起——教室的最后一排。

这他妈还算同桌吗,同床还差不多。

除了我以外,寝室里另外仨,一个浙江的,一个云南的,一个江西的(跟我不同市)。关于我和这帮家伙的故事,或者是关于我和初一女生的故事,我在大学的时候已经写成小说了,名叫《在师大的青春里年少》。本打算写四部,一年一部,结果完成了两部,写第三部时已经大三了,时间不允许所以写了一些就搁浅了,第四部更是没影儿。

 

不知不觉又码了这么多字。突然谈到这些,源于前晚看的电影《同桌的你》,虽说跟《致青春》是一个类型的,但每每看到这种电影,却还是能勾起我许多回忆。

前天下了班,请朋友陪我逛街,虽然我很讨厌逛街,但5月2号同事小娅娅订婚,我们已许诺给他们送一对毛绒娃娃和一束鲜花。从没买过这类东西,不知道上哪去买,也不知道怎么挑,所以只好找上了这个有些时间没联系的朋友,因为她家就在离步行街不远的地方,猜想她应该对那一块的店铺比较熟悉。

吃过晚饭,步行街都走穿了,这头走到那头,然后又从那头走回这头,到八点半的时候东西总算搞定了。两个大娃娃拎在手上,这其实也没什么,可恨的是我下午上班,身上还穿着职业套装,真心尴尬……

八点半一直都是个很尴尬的时间,不早不晚,买好了娃娃都不知道该去干嘛。边走边聊,无意提起了最近热映的电影。聊着聊着,一拍即合,我们决定去看部电影来打发这剩下不多不少的时间,于是《同桌的你》便成了选择。

昨天上午交接班完,抱着毛绒娃娃赶往花店买花,然后小彭彭开车,一同前去赴宴。

我们本打算中午吃完去当地的名山、公园之类的地方玩玩的,奈何中午被灌了两杯(葡萄酒杯)白酒,虽说喝完我神志还算清醒,走路也还稳当,但头痛欲裂难受至极,所以什么计划都作废了。直接送我回家,一睡就是一个下午。

吐过之后,晚上自己煮了点小稀饭,养养胃,听着歌,开始码字……

共有 5 条评论

  1. 悄悄来过,最近大家都更新不频繁啊。
    貌似最近这种类型电影都很流行。
    另外主题折腾的不错,我就大爱简洁范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